美国普顿教育总裁丁博士Jay Ding

 

—FOUNDER’S WELCOME—

 

留学是

寻找自我的过程

或者说是

培养自我感知的过程

 

二十年前的我

以为自由就是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二十年后的我

意识到自由是知道自己究竟是谁

到这个地球上应该干嘛

然后就去做

 

把二十年美国生活的

酸、甜、苦、辣

跟你们分享

做你们寻找自我过程中的

一个引航灯

就是我现在应该做

和正在做的事

 

我们一起同行

 


千里之行, 始于普顿。

 

成立美国普顿教育是我多年的一个愿望。

我1990年毕业于武汉大学物理系,92年以全额奖学金赴美国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就读于杨振宁教授所任教的物理系。并于1997年获得博士学位。

石溪物理系一直在美国排名前十,我的同学中不乏各省的高考状元,北大清华的毕业生,全国物理竞赛一等奖得者等等。我在石溪物理系依旧成绩突出,可我经常观察到一个现象是:我们大陆同学很少在课堂上提问。为什么?我们都非常会解决别人的问题,但为什么我们自己没有问题呢?在这毕业的二十年里,我自己也曾在美国国家实验室做过科学家,我的同学里有许多仍在作研究工作。他们都是非常好的研究人才,但是能够成为伟大科学家的几率则非常小了。究其根源,我扪心自问,不是我们不聪明,不是我们不勤奋,而是我们从小到大的应试教育过程中,我们的想象力和创新力被一点一滴的抹杀了。可以说,当我们赴美国读研究生时,我们的思维方式已经定型了。

不能否认,在中国经济腾飞的这二十年中,中国教育有他不可磨灭的功劳,但也是这种应试教育是:“山寨中国”的祸首。如何培养出我们伟大的科学家,如何设计出中国的iPhone,如何让中国成为“创新中国”?归其源头,需要改变教育现状。

美国普顿教育的成立就是这个梦想的延伸。

让每一个孩子找到最理想的天空,自由的探索天地,发挥潜能,是美国普顿教育的最大愿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