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精彩博文推荐 >

从ACT漏题谈起:焦虑的父母

来源:美国普顿教育原创 作者:猫柠时间:2016-06-24

6月11日的早上。香港,韩国。公交车里忐忑不安地等待着的,考点背着手踱步的,酒店里利用最后一点时间背单词的ACT考生们,全部都收到了这样一封邮件:

 

6月11日的早上。香港,韩国。公交车里忐忑不安地等待着的,考点背着手踱步的,酒店里利用最后一点时间背单词的ACT考生们,全部都收到了这样一封邮件:

 

从ACT漏题谈起:焦虑的父母

 

好不容易避开大面积取消考试的1月SAT,还在沾沾自喜地庆幸自己选择了ACT的无辜考生们,现在全傻眼了。

 

又是韩国与香港考区。香港,台湾,韩国,中国内地,这几年SAT与ACT取消考试的范围从来都是这几个地方的排列组合。这一次ACT取消考试仿佛前几次SAT的重演。小编翻开朋友圈,学弟学妹们捶胸顿足,哀叹,咒骂,绝望。最后还是同样的皱着眉头咽下漏题的苦果。

 

漏题的锅,永远是学生来背。本来摩拳擦掌要在6月份考出ACT为11月的Early Decision打下坚实的基础,却出师未捷身先死。错过了这一次,就只有在九十月份背水一战了。

 

虽然考试取消都发生在亚洲,但漏题与作弊在全世界都有。谈到这里,小编想起了前段时间读过的纽约客上的一篇文章,“Is Ethical Parenting Possible” (道德的父母是不是悖论?)。父母的道德困境——究竟要不要扭曲自己的道德准则来帮助孩子?投射到现实生活中,所面临的问题就是:别人都帮孩子们都买了SAT考题,我要不要也帮孩子买一份?

 

“父母抚养孩子,就像两国参战一样,是不可能保持道德的。有母亲用身体换来孩子进入常春藤的机会(父亲竟也同意了这项计划!),有父母起诉了上东区的幼儿园 — 为了让4岁的孩子接受更好的学前班教育,通过私立学校的测试。……有父母让孩子吃Adderall(治疗多动症的药物),有父母给孩子请2万美金一年的SAT辅导老师,有父母帮孩子写作业。这几种行为到底有什么区别 — 不都是用自己的权力为孩子创造“unfair advantage”(不公平的竞争优势)吗?”

 

从ACT漏题谈起:焦虑的父母

 

为什么父母们会这样做?在没有做父母前,他们可都是诚实正直的好公民。芝加哥哥伦比亚学院哲学系教授,史蒂芬•T•阿斯马,一个诚实正直的高级知识分子,在他2012年的书《反对公平》中这样说道:“如果有一个疯狂科幻迷拿着一个按钮走过来告诉我:如果我按下这个按钮,就能救我孩子的命,并杀掉10个我不认识的人…我会在他说完这句话之前毫不犹豫地按下去。” 无关社会阶层,无关教育水平,保护幼崽是动物的通性。布谷鸟将蛋产在其他鸟巢里时,会顺手将其他蛋推出巢外。似乎是这种强大的基因驱动力模糊了父母们的本来清晰的道德边界。

 

对子女的保护是刻在基因中的本能。但这是不是父母没有办法保持道德的原因呢?Lisa Mille说:“父母是没有办法保持道德的”。但却只用了极少的篇幅来谈论为什么。隐藏的假设是成功的条件。如果衡量成功的条件是分数,以及能否进入一所常春藤学校,那父母为什么要保持道德呢?但如果衡量成功的条件是正直,诚实,独立,责任心,父母就不可能为了分数及学校做出不道德的行为。所以真正的问题是,如今这个时代,到底哪边才算是成功的标准?

 

2009年,约瑟森道德研究中心做了一个调查,结果显示17岁以下的人中,百分之51认为可以通过作弊和撒谎等手段成功。而25到40岁的人中,只有百分之18认为这些手段是可行的。的确,17岁的青少年们可能还没有建立起一个完整的世界观体系,但这样明显的数据差别决不能被忽视。我们这一代越来越注重结果而非过程了。成功的标准越来越被物化——分数,学校,薪水。

 

在Youtube的一个视频 “Strict Asian Parents & Stressed, Pressured Youth”(严厉的亚洲父母和饱受压力的孩子) 中,新的成功标准统治了一切——

 

从ACT漏题谈起:焦虑的父母

 

“她的父亲从她四岁半就开始教她数学,四个月之后,她就学会了加减乘除。”

 

从ACT漏题谈起:焦虑的父母

 

“由于文化大革命,我的父母都没有读完高中,而我在美国出生,享受着这么多他们没有的机会。所以,对我父母来说,我去上一所常青藤大学是非常重要的。”

 

“她已经准备了这么多年,学习这么卖力,她又这么聪明,如果她没被录取,我不知道(常春藤大学)还会录取什么样的人。”

 

从ACT漏题谈起:焦虑的父母

 

“她现在最要紧考虑的应该是去那些大学中的一所。耶鲁,哈佛,普林斯顿,所有其他学校都是下层阶级。我最后悔的一点就是没有去那些精英学校上大学。我会尽一切可能让我的孩子获得这个优势。”

 

对于父母的期望,女儿的反应却是:

 

“我知道我爸是在通过我完成理想。他们把没有实现的人生理想都寄托在我身上。”

 

父母尽力让孩子获得成功,是刻在基因中的本能。可是成功的标准变了后,大家都在拼分数,拼上的学校,拼赚到的薪水。那手段不正当又有什么关系呢?需求创造出市场,市场又反过来作用于需求,这就是SAT与ACT漏题的扭曲之处。父母们的焦虑,孩子们的压力,及其两者所导致的高昂的利润,创造了这个市场。而这个市场又成长为一个时刻需要进食利润的怪物,不断地在还没有屈服的家庭身上施加压力。这是一个劣币驱逐良币的可怕循环。

 

的确,SAT与ACT的最大问题还是在于本身,100万刀一套的试题让CB无法每年更新试题,监管不力让跨区成为常态,但我们也要时刻警醒——到底怎样才算是成功?

 

文章编辑:普顿猫柠

版权及负责声明
1、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旨在传播更多有益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本网不承担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
2、凡注明“ 美国普顿教育原创”的文章、视频、图片均为美国普顿教育原创,欢迎转载,任何媒体、个人、网站转载时必须注明 “来源: 美国普顿教育(www.princetonow.co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