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精彩博文推荐 >

普顿学姐分享:大学第一年(一)

来源:美国普顿教育原创 作者:猫柠时间:2016-07-05

刚刚申请完的时候,我意气风发,雄心壮志,好像拥有一切可能性,一切都触手可及。这也的确不能怪我。一个18岁的孩子,家境殷实,又刚刚被一所具有国际地位的大学所认可。录取通知书上又明明白白地写着:“今年的录取环境非常激烈,但我们还是选择了你,因为我们认为你特别出色。我们衷心地希望你能够来我们学校学习。” 权利一下子发生了翻转,现在轮到我来选了。这么多优秀的大学的招揽让人一下飘飘然。

 

(序)

 

刚刚申请完的时候,我意气风发,雄心壮志,好像拥有一切可能性,一切都触手可及。

 

这也的确不能怪我。一个18岁的孩子,家境殷实,又刚刚被一所具有国际地位的大学所认可。录取通知书上又明明白白地写着:“今年的录取环境非常激烈,但我们还是选择了你,因为我们认为你特别出色。我们衷心地希望你能够来我们学校学习。” 权利一下子发生了翻转,现在轮到我来选了。这么多优秀的大学的招揽让人一下飘飘然。

 

我有个表亲,刚刚高考完,对自己考的结果还比较满意。一日,我们家庭聚会,免不了要展望一下我们两的未来。她说:“35岁之前我要是没有挣到足够的钱的话,我不生孩子。”语气十分决绝。她是受了些苦。家里也并不是条件不好,但对她十分吝啬。近几年环境不好,她父母愈发哭穷,她生活也愈发窘迫。

 

我爸一晒:“你现在才18岁,哪里知道35岁的事。所有人都想赚钱,但不是所有人都能赚到。难道穷人就不生孩子了吗?”

 

她越发坚决:“我没有钱的话绝对不生,生下来了也是受苦。”

 

她妈妈在一旁听着,也有些动了火气:“你怎么说话的啊,难道我把你生下来了就是让你受苦来了?”

 

她不回嘴,显然就是默认。

 

眼看着她们就要吵起来,我爸插了一句:“你现在还是太小了,等你长大一点,就明白有些事情是不可控制的。还有些事情,如果你错过了,就再也没有机会了,比如生孩子。”

 

她一嘟嘴,气鼓鼓的,不说话了。

 

我知道她在想什么——你凭什么说我在35岁之前赚不到这么多钱?而且生孩子这种事情,我想做随时就可以做。我一定会证明给你们看的!

 

出国党,高考党,只要结果与自己的期望相差不大,大概总是会经过这样一个阶段。无数条路从我面前延展出去,任何一条路,从近处看,都是由红毯,鲜花与掌声铺就,我只要屈尊纡贵地选上那么一条,终点的胜利就仿佛是属于我的了。看到那些四十多岁还在辛苦打拼的中年人,心里总是暗暗地想着自己到了年纪总不该是那样。

 

一直到高中毕业,我的人生都还是线性的。学习,考试,写Essay,申请,我真正要干的,也无非就这几件事。干好了,就能得到我想要的结果。人生就像是一台单调但可靠的终端机,绝大部分的参数我看的见,也能够控制。18年的线性人生让我产生了一种幻觉——人生是可控的。于是我可以毫不心虚地说:

 

“我在35岁之前一定能挣到100万。”

 

“我一定不会跟妻子吵架。”

 

“我一定不会变成像我爸那样庸庸碌碌过完一生。”

 

“我一定会好好培养我的孩子,不会打骂他。”

 

我说的这么理直气壮,有时候也难免伤到大人们。他们自然对我满怀期望,但他们比我更明白人生的真谛——得之我幸,失之我命。赤裸裸的因果论,将他们种种不得已归结于无能,过于残忍也过于无知。人生并不是一台机器,控制得了输入,却不见得能控制输出。我的确是有无限的可能,但条条大路的尽头都是雾茫茫一片。谁知道某个选择会连接上什么样的结果。

 

(一)

 

大学初体验

 

Northwestern地处Evanston,伊利诺伊州,美国中部。我9月刚到的时候,天气非常宜人。我是独自去的,拎着两个大箱子出了机场后,与几个同学一起打了uber来到了学校。作为International Student,我们要参加一个International Student Orientation,较其他人到校更早,学校食堂还没有开放,饥肠辘辘的我们只能在Evanston镇上找了一家中餐馆,名字还特别的有中国韵味——凤凰。

 

普顿学姐分享:大学第一年(一)

 

International Orientation那几天,整个学校都是空荡荡的。毕竟undergraduate中的International students只有700多人,而总共的undergraduate人数却有8000多。

 

普顿学姐分享:大学第一年(一)

 

International Student Orientation很短,只持续了两天。期间我还完成了整理宿舍并购买日常用品的任务。在宿舍中,每层楼都有一个Residential Asistant,由学生担任。RA会组织宿舍中的一些欢迎活动, 第一周就有一个Ice Cream Social——冰淇淋社交,我第一次听到时好奇了很久,结果原来是大家一边吃着免费的冰淇淋一边聊天。RA还给我们制作了可爱的名牌,挂在每个宿舍门口。

 

普顿学姐分享:大学第一年(一)

 

之后就是普通学生的orientation——Wildcat Welcome(野猫欢迎会)。学生被编入各个小组。每个小组由一到两个Peer Advisor带领,开始参观学校,熟悉Evanston地形,带你去吃他们认为的各种好吃的(而对我来说大部分是黑暗料理),如墨西哥菜(Burritos和Tacos),美国中部特别受欢迎的汉堡Shake Shack burger,还有西班牙菜。PA也带着我们也去了一趟芝加哥,不远,大概坐了40分钟的CTA(类似于轻轨)。还去参观了芝加哥著名的Bean。

 

普顿学姐分享:大学第一年(一)

 

普顿学姐分享:大学第一年(一)

 

大概是为了提升我们对西北的认同感,学校还组织我们去看了一场橄榄球比赛。西北虽然不以sports闻名,但15年的联赛成绩却是出乎人意料的好,让我们在Notre Dame等大学前耀武扬威了一把。

 

普顿学姐分享:大学第一年(一)

 

普顿学姐分享:大学第一年(一)

 

两周的Wildcat Welcome中有很多让人摸不着头脑又哭笑不得的活动,像是在看橄榄球比赛之前,我们要完成Wildcat Dash,名字让人不明觉厉,但其实就是一大群新生以最快的速度跑过Ryan Field——我们的橄榄球比赛场地。这是西北的一项传统。所有人都穿着分发的紫色T恤衫,跑过的时候仿佛一篇紫色的浪潮,甚是壮观。

 

普顿学姐分享:大学第一年(一)

 

普顿学姐分享:大学第一年(一)

 

要我说的话,Wildcat Welcome中最有趣的一项活动还是去六旗游乐场(Six Flags)。为了大一新生玩的开心,整个游乐场都被西北承包了。

 

普顿学姐分享:大学第一年(一)

 

Wildcat Welcome的另一项任务就是给刚进大学无法无天的新生们敲警钟。喝酒,性暴力,大麻,歧视(种族与性向歧视),作弊…… 这些都是校园生活的敏感区域。差不多每两到三天,新生们就会以PA Group为单位,参加某个敏感问题的研讨会。刚刚从高中解放出来进入大学,我们可以说是听到这些条条框框就昏昏欲睡。学校为了增强这些严肃话题的吸引力可谓是费尽心机。为了引起我们的兴趣,在参加每个研讨会之前,学校会组织关于该话题的演讲或是show。其中为了性教育准备的show由西北的SoC学院自编自导自演(大家都看的津津有味)。

 

总的来说,两周的Wildcat Welcome充分的让我感受到了西北的传统——Play Hard, Work Hard。Wildcat Welcome的每一天的活动都会持续到晚上10点到11点左右,甚至更晚。虽然是玩,但是也很辛苦啊!每天回到宿舍都瘫软成泥。后来才了解到,这也是学校的目的——榨干新生们的体力,让我们没时间再去party上疯狂。

 

文章编辑:普顿猫柠

版权及负责声明
1、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旨在传播更多有益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本网不承担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
2、凡注明“ 美国普顿教育原创”的文章、视频、图片均为美国普顿教育原创,欢迎转载,任何媒体、个人、网站转载时必须注明 “来源: 美国普顿教育(www.princetonow.co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