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精彩博文推荐 >

普顿学姐分享:大学第一年(二)姐妹会与兄弟会

来源:美国普顿教育原创 作者:猫柠时间:2016-07-08

Greek Life是西北生活特别重要的部分。Greek Life又分为Sorority和Fraternity——姐妹会和兄弟会。姐妹会与兄弟会是统称,由不同的Chapter组成。姐妹会与兄弟会就像是全国性的公司,各个Chapter是各地分公司,Chi Omega是江苏分公司,Delta Delta Delta是北京分公司…… 大部分的Chapter都会有自己的house,供成员居住。

 

大学第一年(二)姐妹会与兄弟会

 

Greek Life是西北生活特别重要的部分。Greek Life又分为Sorority和Fraternity——姐妹会和兄弟会。姐妹会与兄弟会是统称,由不同的Chapter组成。姐妹会与兄弟会就像是全国性的公司,各个Chapter是各地分公司,Chi Omega是江苏分公司,Delta Delta Delta是北京分公司…… 大部分的Chapter都会有自己的house,供成员居住。

 

刚入校的时候我对Greek Life抱有偏见。Neighbor(邻居大战系列),American Pie(美国派系列)这些描述美国大学生活的电影中,姐妹会与兄弟会实际上是抱团,羞辱,撕逼,校园霸凌事件的高发地点。Neighbors 2 的名字直接就叫做Sorority Rising——姐妹会崛起。

 

普顿学姐分享:大学第一年(二)姐妹会与兄弟会

 

还崛起?

 

普顿学姐分享:大学第一年(二)姐妹会与兄弟会

 

不说远的,就说刚刚上映的忍者神龟2中,梅根福克斯在一分钟之内从上图变装为下图:

 

普顿学姐分享:大学第一年(二)姐妹会与兄弟会

 

普顿学姐分享:大学第一年(二)姐妹会与兄弟会

 

然后快速打入敌人内部——

 

普顿学姐分享:大学第一年(二)姐妹会与兄弟会

 

这是对一贯以衣分人,以衣识人的姐妹会的一个小小的调侃。

 

兄弟会在绝大多数美国影视作品中也扮演了反面角色。美国恐怖故事中中Evan Peters扮演的Kyle,就是一个典型的“frat boy”——穿着印有自己兄弟会希腊名称的T恤衫,出入于五光十色的party,物色着下手目标。

 

普顿学姐分享:大学第一年(二)姐妹会与兄弟会

 

光怪陆离的party,散落的酒杯,糜烂的气氛,可能还有在空中飘荡的大麻味,男女主角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相识的。

 

普顿学姐分享:大学第一年(二)姐妹会与兄弟会

 

Party进行到一半,一些胆大包天的frat boy竟下药迷奸了女主角的朋友。

 

看,这就是大部分电影电视剧中的姐妹会与兄弟会,也怪不得我对它抱有偏见。这可是美国人自己要污名化姐妹会兄弟会。

 

因此,受第一印象影响,我在去西北之前笃定不加入姐妹会。但最后我还是被说服去Rush Season(姐妹会选拔程序)中掺了一脚,其中我室友的功劳很大。

 

“你去不去报名Rush?” 一天晚上她这样问我。

 

我正窝在床上看书,头也没抬就回答道:“不去。”

 

“为什么呀?”

 

“我又不喜欢party,去Sorority干嘛?”

 

“Sorority又不只有party。还有很多其他的部分啊,像是组织慈善活动,演讲活动啊。还有,你不觉得在西北有一个能够back you up的community很好吗?我们刚来,人生地不熟的,你不觉得我们的圈子特别封闭吗,但是如果进了一个sorority,就可以认识更多的人了。”

 

她双手捧心,开始幻想起进入姐妹会之后呼朋唤友的美好生活了。

 

的确,我好像一直以来只知道姐妹会Party的一面。

 

“那你说说你为什么想去Rush?”

 

我室友来了精神,坐直了,扳起了手指一条一条数了起来。

 

“我觉得加入sorority之后可以交到更多美国朋友呀。我还挺想做一些慈善活动的,sorority也有offer这方面的东西。而且这些Chapter的名字和Sigil都好fancy,House也超大超漂亮!我想住!”

 

(每个姐妹会Chapter居然还有类似家徽的标识,的确让我这个权力的游戏粉不由得内心荡漾了一下。House也都特别有韵味)

 

普顿学姐分享:大学第一年(二)姐妹会与兄弟会

 

普顿学姐分享:大学第一年(二)姐妹会与兄弟会

 

普顿学姐分享:大学第一年(二)姐妹会与兄弟会

 

“而且最重要的是我觉得,咱们都来美国上大学了,Greek Life这么重要的大学组成部分,我们好歹也要体验体验吧。”

 

促膝长谈了两个多小时。我终于在报名截止日期前下定了决心。

 

“去试试吧,又不会掉块肉。”

 

于是我报名了Rush——姐妹会的选拔程序。

 

先解释一下Rush的过程吧。

 

第一步:

 

参观每个Chapter的House,跟Chapter成员进行5分钟左右的交谈,在每个Chapter内要跟3个成员交谈,所以每个Chapter大概要待20分钟。在这个过程中,Chapter成员会给每个人打分。

 

根据打分的结果,Chapter内部会讨论是否希望邀请你回来,如果她们决定邀请你回来,代表你被这个Chapter认可了,进入了第二轮选拔。

 

第二步:Philanthropy Round(慈善轮)

 

受到第二轮邀请的申请者再次参观每个Chapter,了解每个Chapter的慈善活动,并再次跟三个成员交谈。

 

第二次参观结束后,Chapter内部会再次讨论是否希望邀请你回来,如果Chapter决定邀请你,你就是该Chapter的准正式成员了。

 

接下来就好像是非诚勿扰的权利翻转阶段——从几个录取了你的Chapter中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然后你就成为该Chapter的PNM(Potential New Member)了。

 

第三步:Preference Night(选择之夜)

 

参加Formal(正式晚宴),与你的Chapter的新成员见面。

 

第四步:Pledge

 

之后就是苦逼的Pledge阶段。这个阶段奇妙到我都没办法翻译。如果一定要翻译的话,大概就是考核期吧。长则一个学期,短则一个月。在此期间,你要完成一大堆奇思妙想的任务,比如说学会用5种语言向sister问好,早晨6点起床集合大合唱……

 

Pledge阶段还有可能会牵扯到Hazing——一种被联邦法律明令禁止的羞辱性选拔手段(身体上和精神上)。晚上裸奔,灌酒,被迫偷东西,这些非常手段其实是很能加强新成员间“姐妹之情”的,俗话说,哥们有几种,一起扛过枪,一起嫖过娼,一起分过赃。姐妹也是一样。

 

但由于许多恶性事件的发生(11年一个Cornell的大一新生在Hazing期间意外身亡,当时他们Frat模拟了绑架场景,羞辱他并强制灌酒,参见A Pledge to End Fraternity Hazing),Hazing被万人唾骂。学校严查Hazing,Interfraternities Council也密切关注各个兄弟会也姐妹会,防止Hazing的发生。近年来Hazing在学校的严打下,已经越来越稀少。

 

其实Rush并不是一个竞争性的选拔程序,反而更像双向匹配,你选择Chapter选择你,你也能反向选择Chapter,而且为了保证姐妹会和兄弟会不走上精英化的不归之路,从而变成少数人的小圈子,每一个Rushee最后都会有至少一个Chapter愿意接收。

 

Rush是在我们第二个学期的第二个星期(西北是Quarter制,所以有三个学期),也就是冬季。芝加哥的冬天,那可是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我们这些裹得像熊一样的大一新生在每个Chapter门口抖抖索索地排成一队,等她们开门放我们进去。

 

我听见身旁一个金头发的,戴副眼镜的女孩有点紧张地跟旁边的人低声说道:“你说我们等下应该跟她们谈些什么?我现在好紧张。”

 

再前面一点,有几个女生在讨论姐妹会的排名。其中一个鹤立鸡群——她居然没有裹羽绒服,只穿了一件毛衣。虽然被冻得瑟瑟发抖,却热火朝天地跟三五好友说:“我听说,xx sorority比xx……”

 

我很懵懂地听着,又冷又饿。6点到9点,今晚是交代在这个Sorority Squad了。

 

等了大概十分钟,大门打开,我们鱼贯而入。房间里的Chapter成员们都身着统一服装,活力四射地唱起了歌(拉拉队那种歌)。House里装饰的很漂亮。我们每一个人都与一个Chapter成员配对,开始5分钟的“聊天”。

 

房间里非常吵,想象一下,30多个新生,30多个Chapter成员,都在大声的说话,唯恐对面的人听不到自己。我感觉自己的耳膜在嗡嗡地响。舌头仿佛打了节,也不知在说些什么。

 

其实聊的都是一些非常普通的事情。

 

“你从哪里来啊?”

“你是什么专业?”

“为什么想来西北学习?”

“为什么想来rush姐妹会?”

“你空余时间都干些什么啊?”

 

一轮又一轮,每个Chapter我都要重复三遍以上的程序。那天晚上我们去了6个Chapter。

 

累,很累。我本身就不外向,再加上英语非母语,这种短时间高强度的沟通实在是让我从肉体到心灵都特别疲惫。到了最后两个Chapter,我已经语无伦次。五分钟的时间限制也让我毫无招架之力,往往是聊天刚刚才进入状态,时间就到了,然后又换下一个人重新开始。

 

我从各个Chapter回来后,才从室友那里得知原来每个人是会被打分的,从一到四分,然后再根据分数决定邀请哪些新生回访。原来当时一个个好像跟我聊得非常开心的Chapter成员,都在心里评判我的得分。这种根据五分钟的聊天内容被评判的感觉让我有点别扭。

 

但也遇到了很多有意思的人。有人是Theater专业,自编自导小电影。有人是音乐专业,下个月就要在Evanston的音乐厅开演奏会。她们人都很好,尽管我讲的笑话不那么好笑,她们也都笑的很开心,也很乐于分享她们自己的经历。

 

一般来说每个Rushee在第一轮结束后会被一半的姐妹会Chapter淘汰。而我第一轮过后,手上拿着的是只剩两个名字的名单。

 

我记得当时自己特别沮丧。手上紧紧攥着那张纸片,羞于让别人看到上面孤零零的两个名字。旁边又有两个金发大妞大声谈论着有哪几个Chapter发来了邀请,双手飞舞着,我瞥了一眼,至少有7个Chapter的名字在上面。我只能咬紧牙关,尽量不让别人看出异样。

 

要赶紧调整一下情绪,等下还要去这两个Chapter“聊天”呢。我镇定了一下。第二轮的程序跟第一轮很像,只不过添加了慈善的元素。每个跟你聊天的Chapter成员都会想方设法地把话题扯到慈善身上。

 

第二轮结束后,我就退出了。原因是——Sorority需要占用很多时间。

 

开玩笑的。虽然这也是很多人在Rush过程中退出的一大原因,但对我来说,最重要的原因还是不适合。姐妹会的社交方式着重于更偏向于绑定而非自发——只要你加入了这个Chapter,其他所有成员就自动变成了你的“姐妹”。这当然有很多便利之处,作为一个新成员,你可以享受到来自其他成员的照顾,因为所有加入了姐妹会的人都有义务要去帮助其他“姐妹”;找工作时,已经毕业的姐妹会成员提供的资源也更加可靠。但绑定的社交,总还是有种束缚感。

 

我的这个决定让我跟室友两人的大一第二学期产生了巨大的分别。

 

之后的一个月室友都挣扎在pledge大大小小的奇怪任务中,披星戴月。而我,则是每天优哉游哉地看书,逛校园,上课。我们两虽然住在一起,但往往是她还没回来我就已经睡着了,早上我出门的时候她还没醒。

 

是的,Rush的确是一个很艰辛的过程。但也不是没有收获。室友在Pledge阶段结束后告诉我,虽然很累,但是加入姐妹会的确帮助她认识了很多她以前根本不可能接触到的人,以前听到的种种流言也不攻自破。加入姐妹会不代表就一定要经常去参加Party。的确,姐妹会中有很多喜欢Party,只想着享受当下的人。但也有很多GPA 3.9以上,玩得疯,学得也疯的风云人物。

 

07年的时候西北有人拍了一部记录Rush过程的纪录片,叫做Rushed。导演向西北的路人问了几个问题——

 

普顿学姐分享:大学第一年(二)姐妹会与兄弟会

 

当我谈起Theta的时候,你会想些什么?(Theta是一些姐妹会Chapter的名字,如Phi Delta Theta, Theta Chi)

 

一个精英系统……精英姐妹会。

 

……

 

金发的,南方的支持乔治布什的女孩。

 

普顿学姐分享:大学第一年(二)姐妹会与兄弟会

 

当我谈起Tri Delta,你会想些什么?(Tri Delta是西北姐妹会的另一个Chapter)

 

女孩子们,呃,可能更比较……轻佻?

 

普顿学姐分享:大学第一年(二)姐妹会与兄弟会

 

当我谈起Tri Delta,你会想些什么?(Tri Delta是西北姐妹会的另一个Chapter)

 

典型的白人盎格魯-撒克遜新教徒。

 

这部纪录片的导演带入了强烈的个人观点,问的问题也都带有诱导性,导致路人对这些姐妹会Chapter的所谓的“偏见”被夸大了。

 

但这些偏见也都或多或少存在。在一些姐妹会Chapter你看不到亚裔的面孔,而另一些,你甚至看不到棕色的头发,所有的Chapter成员都拥有一头金发大波浪。

 

姐妹会之间甚至还存在鄙视链,而鄙视链的依据是兄弟会对每个姐妹会Chapter成员辣不辣的评价。就像在这部纪录片中一位匿名的爆料者说:

 

What are the guys gonna say? What sorority got the hottest pledge class? That is a driving force, behind rush, it really is.

男生们的评价,哪个姐妹会Chapter有最辣的新成员,这是rush背后最原始的驱动力。

 

这部纪录片之后的评价也是毁誉参半:

 

普顿学姐分享:大学第一年(二)姐妹会与兄弟会

 

这挺酷的。我在是一个姐妹会的成员。姐妹会不是什么时候都像是纪录片里描述的那样。但问题在于没人发起这种讨论,除了私下跟她们最亲密的朋友。我还是很高兴能看到这样子的纪录片,能拍长点儿就好了。: )

 

普顿学姐分享:大学第一年(二)姐妹会与兄弟会

 

这部纪录片就是狗屎!姐妹会选拔才不是那样的呢!我都不知道是否真的有Chapter用外貌来衡量新成员,更别谈像片中描述的那么普遍了。不是所有的学校都像这样。你把Greek Life描绘得又浅薄又残忍,但它并非如此。

 

如此大的争议也正证明了Greek Life对美国大学校园影响之深刻。就像学校中任何其他的团体一样,姐妹会与兄弟会有好的地方,也有不好的地方。姐妹会与兄弟会在选拔人的时候看背景,也看脸(这一真相让我感受到了深深的恶意——我第二轮只剩下两个Chapter的可怜的名单)。但是像我室友说的那样,姐妹会与兄弟会也是“美国大学校园生活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姐妹会与兄弟会能提供一个全国性的校友网络——比大学提供的更亲密,更牢固;也可以是一个你发挥个人能力的平台——你可以组织讲座,慈善活动,募捐活动;也可能是你找到一生挚友的地方。而对我来说,Rush也是一次虽然不那么愉快但是很有意义的体验。

 

文章编辑:普顿猫柠

版权及负责声明
1、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旨在传播更多有益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本网不承担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
2、凡注明“ 美国普顿教育原创”的文章、视频、图片均为美国普顿教育原创,欢迎转载,任何媒体、个人、网站转载时必须注明 “来源: 美国普顿教育(www.princetonow.co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