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精彩博文推荐 >

美国大学放榜思考之二:HYPMS深圳2014为什么只有一位S(斯坦福)?

来源:美国普顿教育 作者:Jay丁博士时间:2014-04-27

我上个星期天(2014年4月20日)在给深圳家长总结2014申请季结果和趋势时,讲起一个有趣的现象:深圳今年(或者说历年以来)申请美国前十五名大学的结果和北京、上海、甚至南京相比都差强人意。一个有代表意义的数字:2014年北美最难录取的五所学校HYPMS(哈佛、耶鲁、普林斯顿、麻省理工、和斯坦福)在整个深圳地区只录取了一名学生,而仅仅南京外国语学校一所学校就有6个HYPMS的Offer。

 

我上个星期天(2014年4月20日)在给深圳家长总结2014申请季结果和趋势时,讲起一个有趣的现象:深圳今年(或者说历年以来)申请美国前十五名大学的结果和北京、上海、甚至南京相比都差强人意。一个有代表意义的数字:2014年北美最难录取的五所学校HYPMS(哈佛、耶鲁、普林斯顿、麻省理工、和斯坦福)在整个深圳地区只录取了一名学生,而仅仅南京外国语学校一所学校就有6个HYPMS的Offer。

我个人从美国回到深圳做教育也已经将近两年了,以我的观察,深圳地区的家长和学生无论从留学观念,到出国学生低龄化程度,到申请美国本科人数占总学生的比例,都是全国领先的。而独独历年来申请HYPMS和其他常青藤名校的人数跟深圳这个一线城市的地位不匹配。原因究竟是什么呢?我且不谈坊间传说的其他地区名校GPA水份或者其他,我也不能说深圳地区高端留学咨询公司水平不够,因为据我所知几个全国性的、收费不菲的高端留学机构历来是非常重视深圳的。深圳学生和家长其实应该扪心自问,我们哪些方面做得不足?以我这么多年来在北美帮助华裔孩子“爬藤”的视角来看,一个重要原因:深圳优秀学生除了高GPA+高SAT+高托福+国内通常竞赛+校级活动+经过北美名校毕业的顾问“修理”过的Essay之外,没有特别的东西。有一点现在国内家长和学生都知道,一个好的申请文书非常重要,所以愿意花重金聘请有一些成功案例的咨询顾问或机构来帮助学生做头脑风暴和润色文书,试图写出高质量文书,以为好的文书+好的成绩就可以将孩子送入常青藤。但他们忘记了一个重要事实:A good essay can heal the sick, but can’t raise the dead。就是讲一篇好的文书能够治疗好一个病人,但不能够让人起死复生。

HYPMS和其他常青藤学校的招生没有formula(公式)。如果你现在去问普林斯顿招生主任明年他们会招生什么人,他自己也说不清楚,但通常他会告诉你,他们是在建立一个Orchestra(乐队),他们需要各种各样的人才。我自己这么多年总结下来,发现其实还是有律可循的。其中一个简单的现象就是所有这些常青藤学生都是:Round and Point(圆和尖)。Round(圆)就是说你必须非常全面,你的GPA,你的年级排名,你的SAT1和SAT2的成绩,你的托福成绩,你AP课程数目和成绩,你的学校和课外活动等等都没有明显的短板。而这个Point(尖)就是你的独特之处了,这个独特之处可以是你不同寻常的经历,你傲人的GPA或者标化成绩,你富有含金量的奖项,你参加的特别暑期活动等等。深圳学生相比北京、上海、甚至南京学生所缺乏的是什么呢?根据我现有的观察,只能是参加活动的特别之处和可信度了。

可是深圳学生和家长也都知道活动的重要性啊,我认识的一些深圳中学高一家长还总是抱怨孩子高一时候在活动方面投入过多以致影响成绩。问题是什么样的活动是特别或者可信的呢?

在我来讨论活动的特别之处和可信度之前,我必须强调的是:学生参加活动,不是为活动而活动。活动应该是孩子的兴趣和爱好的自然延伸,活动应该是孩子看到了一个需求采取的行动,活动应该是孩子自己用行动改变现状的过程和结果。在我眼中真正意义上的活动,应该有以下几个特质:1)持久性; 2)有记录或成果; 3)孩子在做活动的过程中真正有收获。

许多家长和孩子会可能等不及了,到底什么样的活动在常青藤名校招生官眼中是特别或者比较可信呢?不幸的是,常青藤招生官也是凡人,凡人也就脱不了俗,那就是他们更加倾向于自己熟悉的北美活动或奖项,尤其在现今中国社会诚信度非常低的大氛围下,国人瞒天过海编故事的能力老外也是略知一二的。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许多国内中介机构推荐大陆学生参加北美各个大学的夏校(summer school),以为北美的夏校自然受名校招生官的青睐了。问题是这种大学的普通夏校,无论哈佛的也好,布朗的也好,在常青藤名校招生官眼中价值实在不大,原因很简单:1)门槛不高,北美学生自己很少参加2)时间不长,许多夏校就是两三个星期,学生不可能学到很深的东西3)盈利性质,大学夏校一般以盈利为目的。这里我不否认大学夏校对于很多大陆孩子有一定价值,比如让孩子更多更深刻的了解大学,让孩子提前接触美国大学课程,但如果以为这种夏校能够帮助申请常青藤大学,那就大错特错了。

我前些天转发过一篇关于今年上海交大附中女孩汪雨星同时拿MIT,斯坦福,耶鲁,和哥大Offer的微信文章,不知道大家是否还记得她的活动经历:高一参加同济建造节的集体项目,高二在上海交通大学教授指导下做建筑课题获I-SWEEP银奖,高二暑假参加RSI@MIT的六周暑期科研活动,在MIT教授指导下做了一个Building Technology(建筑技术)的课题。

这个孩子的活动经历其实很好说明了上海学生和深圳学生的活动差距。我们可以清楚看到她活动的1)持久性 2)她活动的成果 3)她在做活动的过程中的真正收获。

毋庸置疑,上海、北京、包括南京的科研和教育资源远远强于深圳,这是深圳这个年轻城市的弱势。但深圳可以奋起直追的!我个人在北美呆了二十多年回国做事的一个梦想就是尽自己微薄之力帮助改变中国现在的教育现状。我一直想做的一件事情就是让我们的优秀高中生能够更早的深入接触科学研究。为美国名校申请增加砝码暂且不讲,在接触科研的过程中他们可以更早发现自己,了解自我。放眼望去深圳这个一线城市最优秀的高中生绝大多数依旧像我三十年前一样,在努力攻克数理化的难题,他们是否是真的热爱科学?还是像我当年一样只是有解数学物理题的能力,而没有热爱科学的Passion(激情)?孩子们是可以更早知道的,需要的是给我们孩子创造更多的机会。

让学生发现自己兴趣之所在,然后在老师指导下把兴趣转化成动力,才能把一个人的潜能挖掘出来,才可能有持久性的发展。古今中外许多领域著名学者在回忆自己成长过程中都会提及自己在中小学时代的某个时机遇到某个老师,或者阅读到某本著作,或者某个机遇,激发出他某个方面的潜能,奠定了他人生的发展方向。比如科学史家编译者许良英,醉心于研究爱因斯坦就起源于少年时代的一个偶然机会读到爱因斯坦的一本书《我的世界观》。中国著名植物学家吴征镒,也是在扬州中学读书事发现自己植物研究的天赋。在孩子中小学阶段如果给他们充分的机会,让他们发现自己的兴趣和能力,这是真正的教育。

我2012年6月份回到大陆,选择了深圳作为美国普顿教育在中国的起点。我希望能够和深圳学子分享自己北美多年学习、科研、和生活的经验教训,我希望借助自己在美国和中国科学界、教育界、金融界、和社会各界的人脉资源帮助更多优秀深圳学子参加美国名校认可的活动机会。2014年,美国普顿教育首次将北美最顶级的暑期科研活动RSI@MIT引进深圳,让两位深圳优秀学生在MIT跟随麻省理工或哈佛教授进行为期六周的免费科研活动。除了RSI活动之外,我还联系美国大学教授、美国国家实验室科学家帮助适合的孩子设计独特的科研(数学、物理、化学或生物方面)项目。对动手能力较强、喜欢机器人或编程的孩子,我会帮助他们参加北美的骇客比赛或者顶级机器人比赛。对于倾向人文、商科、政治、和领导力的孩子,我会帮助他们进入美国顶级文科暑期活动,联系北美议员办公室实习,参加北美教授带领的社会调查活动,或者去台湾参加文化交流活动等等。 所有这些其实就是为深圳孩子创造更多的机会,打开他们的眼界,让他们发现自我。回到我刚刚说过的,不是为活动而活动。我坚信活动或者大学申请是需要因人而异。我也坚信在不远的将来深圳优秀学生是能够得到更多常青藤名校的认可,前提是你做好你自己!

美国大学放榜思考之三将是讨论常青藤大学文书的写作,Demystifythe myths of college application essays。

 

文章编辑:Echo

版权及负责声明
1、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旨在传播更多有益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本网不承担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
2、凡注明“ 美国普顿教育原创”的文章、视频、图片均为美国普顿教育原创,欢迎转载,任何媒体、个人、网站转载时必须注明 “来源: 美国普顿教育(www.princetonow.com) ” !